罗衣秀才
                    

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最新阅读     推荐文章 

旧作归档/5 |  大千随笔 |  大千聊斋 |  人生走笔 |  我吟我唱 |  口无遮拦 |  啼笑皆非 |  竹一涂鸦 |  文字拚盘 |  博中微博 |  击节赞赏 | 
本博客空间统计:   102 篇文章   10 个评论


博主说明:教师
姓名:陈启兴
学校:行知职业技术学校
空间等级:23 >
现有积分:1284
距离下一等级:16分
空间排名:教师类 第389

 
最新文章
 
平头百姓——第10章:林区生活
平头百姓——第9章:回城
平头百姓——第8章: 下乡
平头百姓——第7章:乱世少年
平头百姓——第6章:凄风苦雨
平头百姓——第5章:家变与“双簧”
 
随机阅读
 
十二 和倍、差倍问题
忆已故的父母
最难得的高情商,是听人把话说完
练习11解答
转发:关于举办深圳市小学英语non-fi.
2020-2021年度冬泳13
 
推荐文章
 
平头百姓——第10章:林区生活
平头百姓——第9章:回城
平头百姓——第8章: 下乡
平头百姓——第7章:乱世少年
平头百姓——第6章:凄风苦雨
平头百姓——第5章:家变与“双簧”

7月
5 2009
 

平头百姓——第1章 :熬过苦难童年


   作者:陈启兴 发表时间-21 :9:57  阅读( 409 )| 评论( 0 )

       开篇话:一滴水、又一滴水……涓涓细流汇集成溪、成河;一抔土又一抔土、一粒沙又一粒沙、一块石又一块石,垒成丘、成峰;一件事又一件事(大事小事)诠释整个人生。上至伟人、将军、富豪(或谓之成功人士吧),下至草民、平头百姓,概莫能外——一步、一步、又一步(或碎步、小步,或急跑、慢走),走完漫漫人生路……
       本书,记录下一位平头百姓的人生轨迹,没有惊天波澜,但质朴、率真,毫无粉饰,故行文谋篇皆信手拈来,不费周章……

 

上篇    炼狱

(1962——1976)

第1章 :熬过苦难童年

 

       卜算子(宋)朱敦儒:旅雁向南飞,风雨群初失 。饥渴辛勤两翅垂,独下寒汀立 。鸥鹭苦难亲,矰缴[注]忧相逼 。云海茫茫无处归,谁听哀鸣急 。

       [释]矰(zēng):用丝绳系住的短箭。缴(zhuó):系在箭上的丝绳。

 

 

       1)公元1962年2月6日,在粤东山区一人口不足20万的小县辖下一小镇。河唇街。一旅馆一楼一阴暗潮湿的小房间,一声响亮的啼哭,一男婴诞生了!其时正值壬寅虎年正月初二,男婴虎年虎时来到人间,在家已排行老三,上有兄长二位。适逢春节添丁,全家自是喜气洋洋。家中老人为男婴查了八字,五行缺火,遂取名燧。燧石:上古取火的器具;燧人氏:传说中人工取火的发明者;烽燧:古代告警的烽火——这火够猛的了!

      ——15年后,燧在其诞生地二楼留宿(此时房东为一邮局退休工人,燧与其子同为下乡知青),发现自己出生那间房已作了羊圈,房东圈养了十几头奶羊,阵阵膻臭气扑鼻而来,让燧逃之不及。诞生地成为羊圈,燧至今耿耿于怀!

 

       2)燧来到人间,完全出自侥幸。母亲生完老大老二俩儿子后,惧怕老三又是个男丁,怀孕之初没打算生下来。但老三在娘胎里就狡猾,表现异常的好,很乖很安静,不踢不闹,把母亲蒙骗了。母亲怀前二个儿子,那哥俩在肚子里就爱闹腾,比对之下,母亲深信肚子里的娃绝对是个女孩,做梦都想要个女儿的母亲于是决定把“女儿”生下来!
       当然,结果让母亲大失所望!在此后的几十年每每提及,总流露悔意,因那年月,生活并不宽余,又添一口,总是多了开销……

 

       3)生活艰难,便觉得时间漫长,燧随着艰难岁月慢悠悠的成长。燧的记忆特别好,他脑海中的磁带几乎完整记录着儿时的点点滴滴。成长的快乐乏善可陈,但苦痛与恐惧却历历在目!
       燧四五岁的时候,文化大革命恶浪滔天!居住的小镇翻江倒海,大字报贴满街头,口号呐喊声彻夜不停,批斗游街的“大戏”几乎天天上演。
        燧少不更事,听到喧闹,便会溜出去瞧个究竟,又经不起恐惧,看到“革命群众”押着一伙戴着高帽子还五花大绑的“牛鬼蛇神”从窄窄的街巷跌跌撞撞经过,不时还被抽打得鬼哭狼嚎,燧回来便脸色铁青,几个晚上睡觉都会哭喊着醒来。
       这场如火如荼的运动,燧的性命差点为之夭折!——
       小镇的中央有座戏院,戏院门口是个广场。为配合运动,戏院的门口搭了个戏台,从此,这里便是整个小镇运动的中心。万人大会,批斗大会,审判犯人,造反派相互攻讦,以及红卫兵集结等诸多“运动项目”都在此上演。燧的母亲那时是一所幼儿园的老师,而这所幼儿园就在广场一侧。虽然母亲护着盯着,不让燧踏出幼儿园半步,但外面的喧嚣根本就关不住,燧几乎就领略了一切。
       母亲总有疏忽的时候。那天,广场又在进行一场万人批斗大会。燧好奇地溜出来混入人群。由于人多,看不到前面情况,便在人群中弯弯曲曲迂回到了戏台底下。抬头一看,戏台边缘齐刷刷跪着一排即将挨斗的各式“犯人”,标配高帽,反手就绑。看管他们的民兵荷枪实弹,颇是威风。
       批斗在各种呐喊中进行,不时有人义愤填膺上台发言。后来竟发展到有人拿着荆棘抽打“犯人”。有个“犯人”被打得皮开肉绽,痛苦不忍,虽背手反绑,起初是就地翻滚,后突然站起来跳下戏台,又不顾疼痛,连爬带跳往人群中窜。突然,有个民兵拉起扳机,“砰”的朝天开了一枪!顿时,广场大乱,人们在惊恐之中四散而逃。
       燧被四散的人撞跌倒地,然后不断有人踩着他的身体!燧瞬间完全没了知觉……
       人们散尽,是母亲第一时间把燧抱送到医院。命不该绝,他竟然只断了胫骨外加十几处瘀青,没伤及内脏。最后大人的结论,燧大难不死,不是运气,也不是神明保佑,是他所处位置正好在戏台下方,惊恐的人群都是朝着外围跑,如果当时身处人群中间,那就是千人踩踏,定将燧踏成肉酱!……
      

     


上一篇文章:书简    下一篇文章:与国际接轨可否从此做起?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