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衣秀才
                    

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最新阅读     推荐文章 

旧作归档/5 |  大千随笔 |  大千聊斋 |  人生走笔 |  我吟我唱 |  口无遮拦 |  啼笑皆非 |  竹一涂鸦 |  文字拚盘 |  博中微博 |  击节赞赏 | 
本博客空间统计:   97 篇文章   10 个评论


博主说明:教师
姓名:陈启兴
学校:行知职业技术学校
空间等级:23 >
现有积分:1207
距离下一等级:93分
空间排名:教师类 第399

 
最新文章
 
平头百姓——第五章:家变与“双簧”
平头百姓——第四章:放逐与屈辱
平头百姓——第三章: 捉“特务”
平头百姓——第二章:“右派”父亲
蒲公英之歌(歌词)
某报通讯员赵亦城
 
随机阅读
 
陈文卿老师《我们教了孩子什么》——预约幸.
薇薇公主的猫
百花儿选美
牛顿和苹果
水里的怪物
练习一解答
 
推荐文章
 
平头百姓——第五章:家变与“双簧”
平头百姓——第四章:放逐与屈辱
平头百姓——第三章: 捉“特务”
平头百姓——第二章:“右派”父亲

5月
15 2020
 

寻亲(短小说)


   作者:陈启兴 发表时间-10 :29:50  阅读( 12 )| 评论( 0 )

——官场现形记之六   

 

        「镜头之一」某地园林局门岗的电话响了。身穿保安制服的门卫小赖抓起话筒。 
        “我是园林局。”小赖问:“你哪里?你是哪一位?” 
        “噢噢,真是园林局哩。”对方讲一口浓重的北方口音,“同志呵,俺叫万大山,大老远来的哩!俺刚下火车,不知路怎么走。俺有儿子给的电话号码,是一位好心的公安同志帮俺打通这个电话哩……” 
        “你找谁?”小赖生怕对方再罗嗦下去,断了他的话头。 
        “找俺儿子哩,他在园林局工作,名叫万懂四。” 
        “我们这只有局长、科长、主任,没有董事,万董事更没有!”小赖没好气地丢下话筒,嘴里还骂道:“神经病!” 
                  

        「镜头之二」园林局办公室。 
        万主任刚看完晚报八大版的全部文章包括图片说明和分类广告,正伸着懒腰,突然电话响了。万主任想,一定又是版友来电话,相邀今晚再围四方城呢。于是,不等电话响第二声,万主任已迫不及待地提起了话筒。 
        “是园林局么?”对方问。 
        “我是。” 
        “俺想打听一个人,刚打了个电话去问过,可那位同志说没有这个人。这是俺儿子给的第二个电话号码,俺想错不了的哎。同志,你能不能帮俺仔细查查,他叫万懂四。” 
        “万懂四?……没听说过──没有!” 
        “哎,同志啊,是万懂四,懂四哩。” 
        “什么懂三懂四的,我耳朵不聋,用不着你罗罗嗦嗦!不是告诉你了吗,没有你说的这个浑小子!”万主任又气又颓丧地丢下话筒,顿觉兴味索然。…… 
                  

        「镜头之三」差一刻就够钟落班了。万主任倒掉保温杯里的剩茶,正准备脚底摸油──溜之大吉。忽闻楼下门岗那边一阵嚷嚷,是门卫小赖在赶一位土里土气的老人,不让他进门来。 
        “俺好辛苦寻来哩,为啥不让进?”老人胸前胸后都驮着东西,被小赖推得趔趔趄趄,却还一个劲地喊:“没错哩,俺懂四是在这,他寄给俺的一张像片,就在这大门口照的哩。” 
        小赖火了,连推带拽总算把老人推出了门外。 
        “懂四哩,懂四!……”老人还在门外不断声地喊叫。 

        万主任也来火了,猛推开窗。 
        “小赖,你平日的能耐哪去了?一个疯老头都对付不了!”万主任怒冲冲地说,“叫那老叫花子马上给我闭嘴!” 
        老人一见从窗口探出脑袋的万主任,立即一蹦三尺高,骂道:“花狗四,你瞎眼啦?不认爹啦?啊?” 
        老人一声“花狗四”的吆喝怒骂,猛勾起万主任遥远的回忆:“这花狗四不正是我的乳名吗?噢,万懂四就是我哩!哎唷,怎么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他再仔细一看,哎唷妈哦,外面那老人果真是自己的老爹。万主任赶忙奔下楼来。 
        “爹,您为啥突然来了,为啥不先拍个电报来,我好去接您哪?”万主任手忙脚乱地帮老父亲卸下背上的东西,忙不迭地赔不是。老人也不作答,白了小赖一眼,问道:“不是说没有万懂四吗?” 
        小赖很尴尬,忙解释说:“大家都叫他万主任,我确实、确实不晓得他就是万懂四……同志……” 
        “俺打第二个电话,那接电话的混小子也不晓得?”老人问儿子。 
        “爹……”万主任期期艾艾,“电话……是我接的……” 
        “啥?”老人惊愕。 
        “爹,平时大家只喊我万主任,久而久之,人家都不知我叫啥名字了。爹,别怪小赖,听你电话那一阵,连我自己都悟不出来了。刚才多亏您唤声花狗四,我才恍然大悟哩!爹,要骂您就骂我吧!” 
        老人依然怒气难消,忿詈:“不象话,不象话!忘本哩,忘本哩!……” 

        (作品发表于《监察哨》1999年第10期)

 

 


上一篇文章:跨洋越海——记广东省蕉岭县电池厂    下一篇文章:守住最后的秘密(短小说)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