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衣秀才
                    

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最新阅读     推荐文章 

旧作归档/5 |  大千随笔 |  大千聊斋 |  人生走笔 |  我吟我唱 |  口无遮拦 |  啼笑皆非 |  竹一涂鸦 |  文字拚盘 |  博中微博 |  击节赞赏 | 
本博客空间统计:   102 篇文章   10 个评论


博主说明:教师
姓名:陈启兴
学校:行知职业技术学校
空间等级:23 >
现有积分:1262
距离下一等级:38分
空间排名:教师类 第391

 
最新文章
 
平头百姓——第10章:林区生活
平头百姓——第9章:回城
平头百姓——第8章: 下乡
平头百姓——第7章:乱世少年
平头百姓——第6章:凄风苦雨
平头百姓——第5章:家变与“双簧”
 
随机阅读
 
中国女排被遗忘了吗?
清酒?清秋
很特殊的一支红军,军长无军衔,三位师长也.
15位从秋收起义走出来的开国将帅名单
当中秋遇到国庆,这很中国!
练习14 解答
 
推荐文章
 
平头百姓——第10章:林区生活
平头百姓——第9章:回城
平头百姓——第8章: 下乡
平头百姓——第7章:乱世少年
平头百姓——第6章:凄风苦雨
平头百姓——第5章:家变与“双簧”

5月
23 2020
 

平头百姓——第2章:“右派”父亲


   作者:陈启兴 发表时间-19 :56:14  阅读( 84 )| 评论( 0 )

第2章:“右派”父亲

 

        唐多令·柳絮(清)曹雪芹:粉堕百花洲,香残燕子楼,一团团逐队成逑。飘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叹今生谁舍谁收?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忍淹留。

        1)时光闪回——1957年(当然,此时此刻,燧这个人物还不存在)。
       “反右”已形成风暴。燧的父亲(为行文方便,以下称父亲)单位天天开会,要“评出”本单位右派一名。估计全国各地反右方式各不相同吧,有的地方比较激烈,是“揪出”右派,有的地方是“挖出”(隐藏的深);父亲所在单位就比较温和,上面根据单位性质和在职职工人数,“规划”了一个右派名额。可“规划”谁呢?可不好落实!大伙心里都明白,这不是请客吃饭,是运动!右派是一顶扣在头上的紧箍咒,千万别惹祸上身!
       上面催得紧,今天务必落实。单位领导豁出去了,挑灯夜战,哪怕把会议开到天亮,都要把右派“评”出来!大家面面相觑,各怀鬼胎,但目标明确,坚决甩锅,但你盯我,我盯你,都不敢轻易指明接锅人,怕万一树敌,于已不利。有人出主意抓阄或无记名投票吧,但上级明令禁止这一套。  
       父亲千不该万不该爱馋几口酽茶,整晚上捧着搪瓷缸品鉴着当地名茗黄坑茶。闷场会议开到凌晨一点多,个个昏昏欲睡都死撑着不让眼皮搭拉下来,怕有闪失。父亲喝了一晚浓茶,精神得很。可茶多水足后,膀胱撑不住,便轻轻抽身去楼下厕所减负去了。
       父亲去厕所一个来回就5分钟,可这5分钟让他肠子都悔成了深绿色!当他返回会议室时,领导向他宣布:老饶,你评上了!百般争辩,无法更改……

       

        2)一泡尿把自己的命运拖进了深渊!

       随着运动的深入,右派分子成了人民公敌,父亲被逐出机关,先后辗转了几个农场、林场和干校,名为下放,实则改造。劳动强度大,食不裹腹,有限度的人身自由……苦难岁月,不忍多写!只举二件最让父亲难忘的的事吧:
       父亲这杆老烟枪,烟龄达50多年。学会抽烟,就在他下放改造的最后一站、最刻苦铭心的地方——天佑林场。每天外出劳动,都有管理(称管教更合适吧)员监督,一刻的偷闲体息都会被认作故意偷懒,严重点说你是对抗,思想灵魂仍需荡涤。父亲因此被惩戒多次了。后来,发现凡是有烟瘾的同伴,是可以停工小憩,坐下来吞云吐雾一番,美其名曰:抽足烟,干劲足,思想改造上层楼。父亲顿悟,这真是偷懒的好办法!从此就抽上了,尽管是很低劣的烟卷,抽得父亲咳嗽连连,但他觉得值!
       父亲最、最、最难忘和恐惧的就是:死亡!粮食紧缺,右派分子和其他戴着各式帽子的阶级异己分子都严重缺乏营养,加上精神压力与重体力劳动,不少人深身浮肿。终于有人扛不住,撤手再也不看这世界了!

 

       3)让父亲锥心滴血的是,亲手掩埋了与他同宿舍、下放到天佑林场改造的”保皇派“小金;小金死亡那天,离他26岁生日仅仅三天……

       小金的故事令人唏嘘!燧听父亲唠唠叨叨了大半生,这件事就像紧紧缠住父亲脖子的蟒蛇,令他窒息,喘不过气来!故事太过悲凄,就多占用一些笔墨和篇幅吧——

       小金是广西博白人,大学毕业分配到粤东这个山区小县来,学的是农业,在农业局当技术员。他与被大家俏皮唤作“局里一支花”的农校中专毕业生谷笑梅,在工作和日常生活中形影不离。在领导和同事眼里,他俩郎才女貌,是天设地造的一双,被当作金童玉女,为人称羡。俩人也从不忌惮别人起哄,与对方极尽甜蜜,照应有加。但俩人的终极关系,始终不曾捅破。
       终于有一天,小金鼓起勇气,往谷笑梅的抽屉里塞了张纸条:“阿梅,爱你!”
       “死呆子!我要你亲口说。”谷笑梅心里欢喜得像小鹿狂奔,但表面上又装得若无其事。
       “我爱你,嫁给我吧!”小金又塞了第二张纸条。
       “傻瓜!呆子!我偏要你张开金口!“谷笑梅心中嗔怒,故作不理睬。
       ”你究竟嫁也不嫁?爱我不爱我!“小金有点小小生气了,塞第三次纸条时有点盛气凌人。
       ”不嫁不嫁就不嫁!“谷笑梅气哭了,一连三天见到小金就躲,在办公室也故意拉着长脸。到了第四天,谷笑梅再也不需要躲避了,因为小金已主动要求随工作队赴一个边远山区县搞运动去了。
       小金主动请缨下乡搞运动也情非心甘,原因就是那该死的自尊,他认为自己三次表白受挫,实在是丢尽了面子。明知谷笑梅深爱着自己,却不知她卖什么关子。事不过三,下一步该看你的行动。小金决定以退为进。他真希望谷笑梅听到消息会阻拦他,给他满意的答复。直到上车出发的那一刻,小金仍眼巴巴地望着那街口,只要一出现她的身影,他会不顾一切跳车回到谷笑梅身边。但没有——她没有出现……
       后来,运动搞得如火如荼。
       后来,因为工作需要,小金被组织留在山区。
       谷笑梅心里好后悔:我不该这样对他。于是,她采取主动,向组织接二连三打报告,要求调往山区,与小金生活在一起。但此时已天下大乱。更不妙的是,到他们单位夺权坐上了一把手位置的造反头子对谷笑梅怀有凯觎之心。他卡住谷笑梅不放。为逼人就范,造反头子不远万里搞外调,查出了谷笑梅有个舅父在台湾的秘密后,就象一把刀子直指笑梅的心尖,一步步的把她往深渊里逼。谷笑梅已经预感到了大难临头,一连向小金发出三封加急电报:救救我!接我走!但她哪知道,这唯一的救命稻草也自身难保,因为他“铁杆保皇”而被造反派扣押,失去了自由。
       那是一个寒风凛冽的夜晚,谷笑梅被造反头子拖入了洞房……
       没多久,小金便获悉一切,他痛心疾首猛撞床头,几个人都拖不住。他哭喊苍天不公!命运残酷!后来,几天不吃不喝,大病一场。不久,他又被诊断得了肺结核,由于缺医少药,严重营养不良,经常咯血不止。父亲看着痛苦不堪的小金,却爱莫能助。

       父亲至今仍清清楚楚记得,那一晚,雷电交加,小金大口大口地吐血,血腥味充斥着小屋,几个人轮流拍着小金的后背,尽量想减轻他的痛苦。最终,他还是没能扛下来……

       由于小金得的是传染病,当晚就处理了他的后事。父亲与多人一起挖坑,埋葬了小金,棺木都没有,草席裹尸,撒上厚厚一层石灰…… 

 

 


上一篇文章:蒲公英之歌(歌词)    下一篇文章:平头百姓——第三章: 捉“特务”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