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衣秀才
                    

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最新阅读     推荐文章 

旧作归档/5 |  大千随笔 |  大千聊斋 |  人生走笔 |  我吟我唱 |  口无遮拦 |  啼笑皆非 |  竹一涂鸦 |  文字拚盘 |  博中微博 |  击节赞赏 | 
本博客空间统计:   98 篇文章   10 个评论


博主说明:教师
姓名:陈启兴
学校:行知职业技术学校
空间等级:23 >
现有积分:1223
距离下一等级:77分
空间排名:教师类 第398

 
最新文章
 
平头百姓——第六章:凄风苦雨
平头百姓——第五章:家变与“双簧”
平头百姓——第四章:放逐与屈辱
平头百姓——第三章: 捉“特务”
平头百姓——第二章:“右派”父亲
蒲公英之歌(歌词)
 
随机阅读
 
练习二十解答
练习二十
王阳明训子家书《示宪儿》
“我+数学=聪明”——第七讲 画图
陈文卿老师《我们教了孩子什么》——合适最.
减压
 
推荐文章
 
平头百姓——第六章:凄风苦雨
平头百姓——第五章:家变与“双簧”
平头百姓——第四章:放逐与屈辱
平头百姓——第三章: 捉“特务”
平头百姓——第二章:“右派”父亲

5月
25 2020
 

平头百姓——第四章:放逐与屈辱


   作者:陈启兴 发表时间-18 :8:37  阅读( 36 )| 评论( 0 )

第四章:放逐与屈辱

 

贺新郎·放逐身蓝缕

[宋] 刘克庄

放逐身蓝缕。被门前、群鸥戏狎,见推盟主。若把士师三黜比[注],老子多他两度。袖手看、名场呼五。不会车边望尘拜,免他年、青史羞潘母。句曲洞,是归路。平生怕道萧萧句。况新来、冠敧弁侧,醉人多误。管甚是非并礼法,顿足低昂起舞。任百鸟、喧啾春语。欲托朱弦写悲壮,这琴心、脉脉谁堪许。君按拍,我调柱。

       [释]春秋时鲁大夫展禽,食邑为柳下,谥惠,故称柳下惠。他任士师时,虽三次被黜,却不愿离去,这是因为他深怀忧民救乱心思的缘故。后因用为咏居官遭罢黜之典。


      

        1)对父亲的处罚,株连到全家,在幼儿园任教的母亲也同时被开除。全家愁云惨雾,悲悲慽慽,不日起程,被放逐到200里地之外——父亲的原乡。
        交通不便,辗转多次,终于在一三叉路口止住了车旅行程。父亲指着远处竹林掩映之处说,那曾是他就读过一中。从这徒步仍需走个四五里,才能到达这家苦主的放逐之地——巷口。父亲可能想分散一下大家的愁绪,一路走一路讲些他童年有趣的事,但母亲和二个已经懂事了的哥哥毫无兴致……
        少年不识愁滋味啊!被驱逐返乡是1969年的隆冬,鑫也有7岁了,但愚钝不解世事。下车回村的路上,鑫还神神气气的挎着一支塑料长枪,学着解放军走正步,还“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喊着步操口令……
       

        2)老家巷口还有鑫的爷爷奶奶。

       爷爷是个有一长串故事的人,他堂兄是国民党的少将高参,长驻广州。爷爷跟随堂兄,是国民党军队驻广州白云山防空警报站的文职军官。1938年10月侵华日军攻陷广州,爷爷卸甲回乡。回到乡下后,做过税捐处主任,确实对国民党政府的苛捐有微词,半年就辞职不干了。后又开过饭店,听奶奶说,爷爷对财富及赚钱从来就没有什么追求,饭店开在县里,村里人进城都来吃饭,爷爷竟主随客便,给不给钱,给多少,都说好好好。据说就开了俩月,难于维持,便转让给了大厨师。他给大厨师当了账房,却账务分明,分毫不赊。大厨师靠爷爷的人脉,赚得盆满钵满。爷爷家族庞大,人际关系这张网错纵复杂,俨然是巴金的《家》、《春》、《秋》里故事的翻版。家族里有多名国民党高官,也有共产党东江纵队里的高层领导以及地下组织的骨干。解放后,爷爷又跟随东西纵队那位领导,在粮食加工厂谋了一职。但几乎与父亲“评”上右派的同时,爷爷因“国家困难,精兵简政”,被逐回乡……
       奶奶的故事也可写一箩筐,从简叙述吧。她本是印尼华侨的女儿,不知何故,没读过一天书,斗大一个字不识,到及笄之年,就送回中国嫁了鑫的爷爷了。
       

       3)家里只有老屋两间,此前,一间住人一间作为厨房。全家回去之前爷爷作了准备,把厨房空了出来,在老屋的一个角落处,与奶奶一起动手,用土砖砌了间临时厨房。
       爷爷奶奶在村口不知等候了多久,终于看到了远处儿子、儿媳及三个孙子的身影,便急急迎上去。见面了,却完全没有久别重逢的快意,气氛闷得让人焦躁不安!奶奶抱起鑫往回走,还腾出一只手在不断的抹眼泪。此时此刻,鑫幼小的心里才突然冒出阵阵的惶恐。
      

       4)从城镇到农村,生活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房子不够住,只好凑合,鑫与爷爷奶奶挤一床,二位兄长与父母挤一屋;粮食不够吃,三餐改两顿,外搭蕃薯干……哥仨都是长身体的阶段,别说营养,饱餐都是奢望。鑫清楚记得,每天只吃一顿米饭,其余一到两顿,是见不了多少米粒的稀粥,或者是瓜菜杂粮(瓜菜代)。那一顿米饭也不能管够,每人一小砵蒸饭,充其量也就觉得三分腹饱。鑫讲过他们当年的两个生活小故事,让人听了想笑却笑出声,想哭却挤不出眼泪!……那时椿米机的椿米质量差,总有一些谷粒脱壳不干净,每砵饭中便稀稀落落有几粒谷子,爷爷珍惜粮食,便帮哥仨中的老二拣出来,含在自己口中慢慢去壳嚼食。老二大哭,误以为爷爷吃了他份内的米饭,哄半天停不下来。又一次,是清明节,按家乡习惯必须炒一盘面,待全家每个人都均分一点后,奶奶却把自己那份偷偷留下,她疼爱小孙子鑫,第二天把面热了热,端给了鑫。当看到鑫吃着吃着竟呲牙裂嘴,大人便以为太热了烫嘴,父亲赶忙拿过来用嘴吹吹,但闻一股馊气扑鼻而来!父亲要倒掉,鑫不让,坚持要吃,结果也是哭闹了一番………
      

       5)环境的变化,可以去适应;生活的窘迫,可以去化解。但这一家子却被人视为异己,精神上的压抑无法排解。爷爷是旧军官,奶奶有海外关系,父母亲是清除出队伍的右派和右派家属,哥仨便是“狗崽子”。周围的人投来的眼光是鄙视的,对他们吆五喝六也是常态。
      村后就是小学,哥仨都进各自年级插班人学。鑫是一年级,语文特别好,城里回来的怎么也比农村孩子见识多一些,爱举手答问、发言,积极参加活动,班主任毛老师很喜欢他。可入学才几周,便被人揪出了“狗崽子”尾巴,是同班的同村同学出卖了他,鑫一下子便矮人三分!不敢与人争执,再有理也不够同学一句回骂“你是狗崽子!”,便低头认输夹紧尾巴。
      

       6)贫贱夫妻百事哀!经历了这场家庭巨变后,父母亲双双成了农民,生产队社员,天天与大伙荷锄戴签,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身边仨小孩又不时顽皮捣蛋,或生病、受伤……父母之间明显出现嫌隙、裂痕。母亲爱唠叨了,父亲脾气暴躁了。于是,拉扯打斗也经常发生。很自然,这种邪火也常常转移到孩子身上。挨父亲一顿打,还不敢大声哭泣,委屈与无奈交织!
       有两回,鑫挨揍,让鑫觉得万分憋屈,比窦娥还冤,像烙印一样,在心中刻下了永久的记忆伤疤——
       公社、大队和生产队,对扣着帽子的“5类分子”(地、富、反、坏、右或军、政、伪、宪、特)有各式各样的管制,组织学习,义务劳动,攻心敲打是家常便饭。奶奶由于不识字,在各种学习场合签到,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她便自备了红印泥,每一回都按上自己的手印。可有偏执的干部硬要从鸡蛋中挑骨头,说奶奶这是对抗,是投机取巧,怕留笔迹等等等等,不一而足。于是,父亲让鑫利用与奶奶同床睡觉的机会,教会奶奶写自己的名字。奶奶名“翠英,”方言“翠、罪”同音,鑫本无他意,只觉得“翠”字结构复杂,奶奶又屡教屡忘。后改为“罪英”,一教就会。奶奶日后在各种场合签名便生硬地写上“罪英”二字。后被父亲获悉,火冒三丈的父亲在鑫的脸上狠狠地扇了一巴掌,怒骂道:“你嫌奶奶所受的罪还不够吗?!”
       另一次父亲的掌掴对鑫来说更是“千古奇冤”!某一天,大人全下地“农忙”去了,俩个哥也去帮手挣点工分,只留下鑫一人看家。突然门外来了一伙“红卫兵”,带着笔墨,上来就在门口两侧写上一副对联:低头认罪;重新做人。鑫惊恐万分看着他们写完扬长而去,大气不敢出。
        父亲回来,大发雷霆!
        “谁写的?”
        “红卫兵。”鑫嗫嚅
        “你就由着他们?!”
        “他们很凶……”鑫害怕地看着父亲。
        “门后面有棍子,你可以赶他们!水缸里有水,你可以泼他们!……”父亲那一刻是气昏头了,“啪”的在鑫脸上就是一巴。奶奶立马搂住鑫,然后便是嘤嘤的哭泣。

 

        关注请看下一章《家变与“双簧”》

 


上一篇文章:平头百姓——第三章: 捉“特务”    下一篇文章:平头百姓——第五章:家变与“双簧”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