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光辉的空间
                     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最新阅读     推荐文章 

最新阅读 |  速读 |  难忘时光 |  悦读 |  心情驿站 |  茶酒人生 |  家教分享 |  家乡 |  2018葡西之旅 |  学习资料 |  家庭教育 |  教学音频画 |  我的收藏 |  高三岁月 |  高三教学 |  高三课件 |  高三试题精选 |  粤版新教材课件 |  粤版新教材教学 |  粤版新教材试题 | 
本博客空间统计:   10908 篇文章   786 个评论


博主说明:教师
姓名:丁光辉
学校:罗湖区教育科学研究院
空间等级:57 >
现有积分:102560
距离下一等级:7440分
空间排名:教师类 第4

 
最新文章
 
在淮海战役中, 发动起义的第110师师长.
罗炳辉长征建奇功,为何不受重用?南下还是.
南昌起义——中共“4大叛将”名单一览
历史令人嘘嘘
学会自己哄自己开心(经典)
加班
 
随机阅读
 
练习三十五解答
练习三十五
第35讲 植树问题
在淮海战役中, 发动起义的第110师师长.
罗炳辉长征建奇功,为何不受重用?南下还是.
游泳不伤膝盖还塑形 7个让你开始游泳的理.
 
推荐文章
 
2020广州一模(一测)12篇标杆作文、.
2018年感动中国人物!
新学年校历
快看!最全2018高考作文题汇总来了
2018年高考作文题出炉!附专家解读各省.
2018年, 我们拿什么留住教师?

7月
8 2020
 

历史解密:庐山会议上,张爱萍为何劝粟裕“别这么没出息”


   作者:丁光辉 发表时间-22 :36:37  阅读( 71 )| 评论( 0 )

 1959年的庐山会议是中国政坛的一个转折点,很多人的命运在这次会议中被改变:有人被撤职,有人获得了升迁,有人遭批判……因此,不管从那个角度上说,庐山会议都不可避免地造成了中国军界的第一次公开分裂。时任副总参谋长的张爱萍也参加了庐山会议,那么在这段时期,张爱萍经历了怎样的心理历程呢?



                                                                 



劝慰被批判的粟裕


    1959年10月20日,庐山会议结束后,成立了军委办公会议,负责军委日常工作。办公会议的成员是:罗瑞卿(总参谋长)、谭政(总政治部主任)、杨成武(副总参谋长)、肖华(总政治部副主任)、邱会作(总后勤部长)、肖向荣(军委办公厅主任)。张宗逊、李克农、彭绍辉和我(张胜)父亲(张爱萍),以及陈赓等几个老的副总参谋长都没有再进入。当然不全是政治上的因素。父亲是第二年,彭(彭德怀)黄(黄克诚)问题处理结束后,也就是1960年5月增补的。



    这是一个微妙的人事安排。从工作需要来说,他是主管军事行政事务和武器装备的副总长,军队大量的日常工作都在他这里。从政治上考虑,他是上一届班底的老人,处理军委日常工作也的确需要有一个红3军团的人参加,这样给人的印象要公允些,毕竟这是一段历史。何况父亲并不是彭德怀平江起义的老班底。毛泽东早在这之前就对上一届军委班子说过,总参各方面军的人都要有。


  早在庐山会议前,军队高层发生过两件事情,一件是反教条主义;一件是批判粟裕。这两件事,我曾问过父亲,他的表情有些木讷,没有道出更多的缘由,只是说:“有一次,粟裕和我谈起,觉得委屈,都掉了眼泪。我说,别这么没出息,干脆,开诚布公地、直截了当地找他谈一谈嘛!”父亲这里说的“他”是指谁,我也懒得再问了。


  粟裕被免去了总参谋长的职务。一年后,彭德怀、黄克诚也倒了。不久,陈赓、李克农相继谢世。



写信罗瑞卿希望调岗


  彭德怀的罪行之一,就是分裂党。彭德怀被打倒后,党真的团结了吗?


  鸦雀无声,恰恰是最可怕的。别人怎样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的父亲,他的内心蒙上了一层阴影。他说:“上有所好,下必效焉。搞小圈子,吹吹拍拍,拉关系。我知道,过去的宗派又要来了。”



  父亲给罗瑞卿写了封信,说自己长期在总部机关工作,陷于事物,希望能到军区去,做一些实际工作。罗看后说,难道你就这么不欢迎我来吗?父亲和罗瑞卿在红军大学时就很熟悉,彼此都可以讲出一些他们之间鲜为人知的,甚至是个人隐私的笑话来。父亲说,在这个时候写这样的请调信是不合时宜的,引起误会就更不好了。他对罗表示,愿意收回这个请求。


  父亲说:“罗这个人,工作有魄力,有干劲,能决断,雷厉风行。他对我是很信任、很放手的,对我的那摊工作也是很支持的。只是副总长之间的关系很紧张,有的人把他们过去那套拉拉扯扯的作风都带进总参谋部来了。”


“粟裕同志那时的和谐气氛没有了,相互间不交心。”怎么办呢?他经常想起彭老总:“他对革命这样大的贡献,说了真话,结果就这样整。我觉得党内这些事真没有意思。我更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一心扑在工作上,自己按原则办事。凡和我关系不大的、能不参加的活动和会议我都懒得参加。对党内这些事,不听,不问,不参与,管你驴打死马,还是马打死驴的……我也帮别人说过话,那是因为有人违背了原则,我才站出来。”



常跑基层工作吟诗明志


  “我一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下面跑。我分管的那摊,都是在边远荒凉的地区,50年代是部队、边防、海岛;60年代就是发射基地、试验场、工厂和研究所。我愿意到那里去,和下面的干部、战士、科学家、工程技术人员在一起艰苦创业,心情是舒畅的。”


  在随后的这段时期里,就像父亲自己说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大西北、大西南的各个国防工业基地度过的。”在这个时期,他写下了许多边塞风格的诗篇。


  在青海柴达木,检查原子弹基地的建设,父亲写下这样的句子:“独立阳关上,古人西出叹凄凉。”在新疆,他写道:“长笛一声天山外,最难大漠起春风。”到铀矿基地,他模仿李白诗的句式:“朝辞衡阳云雾间,夕阳穷攀南岳山。”登上巴颜喀拉山,在黄河、长江的源头,向东眺望,他写道:“源头同是莹洁水,清浊何以多变迁?”


  父亲在诗中想说些什么呢?当年一起从雪山、草地走过来的弟兄,今天何以如此泾渭分明!


上一篇文章:本是旅长的他,多年后反而被降级,其中的原因让人唏嘘    下一篇文章:许世友为什么恨丁盛 丁盛为何得罪叶剑英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