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衣秀才
                    

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最新阅读     推荐文章 

旧作归档/5 |  大千随笔 |  大千聊斋 |  人生走笔 |  我吟我唱 |  口无遮拦 |  啼笑皆非 |  竹一涂鸦 |  文字拚盘 |  博中微博 |  击节赞赏 | 
本博客空间统计:   102 篇文章   10 个评论


博主说明:教师
姓名:陈启兴
学校:行知职业技术学校
空间等级:23 >
现有积分:1261
距离下一等级:39分
空间排名:教师类 第391

 
最新文章
 
平头百姓——第10章:林区生活
平头百姓——第9章:回城
平头百姓——第8章: 下乡
平头百姓——第7章:乱世少年
平头百姓——第6章:凄风苦雨
平头百姓——第5章:家变与“双簧”
 
随机阅读
 
郎平真狠
光昭日月壮山河——纪念毛泽覃同志诞辰11.
第13讲 抽屉原理
好酒不上头,上头非好酒?
养生十常做
“让孩子们跑起来”
 
推荐文章
 
平头百姓——第10章:林区生活
平头百姓——第9章:回城
平头百姓——第8章: 下乡
平头百姓——第7章:乱世少年
平头百姓——第6章:凄风苦雨
平头百姓——第5章:家变与“双簧”

9月
4 2020
 

平头百姓——第9章:回城


   作者:陈启兴 发表时间-21 :15:10  阅读( 15 )| 评论( 0 )

 第9章:回城

 

       《 归去来兮辞》节选(魏晋)陶渊明: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

 

        1)节选《归去来兮辞》这一段——也只能断章取义节选这一段,才比较契合黑龙坪留守知青此时此刻的心境。东晋安帝义熙元年,陶渊明不愿为五斗米折腰,心情复杂、慷慨激昂大喊道:回家去喽!田园快要荒芜了,为什么不回去呢?既然自己的心灵为形体所役使,为什么如此失意而独自伤悲?我悔悟过去的错误不可挽救,但坚信未来的岁月中可以补追……
      当然,黑龙坪这些稚嫩青年绝对没有老陶那种情怀,但是,想回家的强烈感足可与老陶比肩。

 

       2)黑龙坪留守知青闹腾着闹腾着,便发现断粮断炊了,想要生活补给都不知找谁解决。没有了“五斗米”的十几个留守知青集体“哗变”!不请示,不报告,卷起被盖与陶渊明走出了相反的方向——回城!回城后不能在家吃白食吧?于是,在家长的帮助下找点活干:有父母是供销社职工背景的,去饭店端盘子洗碗,体面点的到收购部筛选蘑菇;几个身体壮硕的,自行车后座绑上软枕,在街上拉客;丝毫没办法好想的,便去了附近大桥建设工地敲石仔;燧谋到了一份逢周六日——去30多里地的山区邮政所投送邮件的差事。知青办默不作声,算是认同了。
        虽然以粗暴的方式返城了,但大伙都忧心忡忡,害怕自己人在城里,户口关系却在农场,从此成了无人认领、不伦不类的群体。于是,白天各忙各的,晚上,便相约聚集在石头河对面沙滩上,七嘴八舌商讨对策。
       沙滩平展宽阔,沙子洁白柔软,大伙或躺着或坐着,江风吹拂,月色下的石头河波光粼粼。本是一番好景致,但一帮满腹忧虑、愁肠百结、 又有点情绪冲动的黑龙坪返城青年,哪有这风月闲情!
        商讨、争论,都拿不出什么好主意来,于是就变成了发泄,在河边伸长脖子吼叫、谩骂!然后又纷纷埋怨起自己父母来,为什么全是升斗小民,没有一个身居要职的大官?有一个就行,也许大伙的问题早就解决了。宣泄仍觉不彻底,第二天,每人买件文化衫,胸前印上通红大字:烦着哪,别惹我!十几个人统一着装,提着四喇叭录音机,播放着摇滚,音量放到最大,穿着水桶般粗大的喇叭裤,拖踏着脚下钉上铁掌的尖头皮鞋,抽着烟,喝着酒,在街头巷口游荡溜达,人们见而避之,惧怕与这伙楞头青发生摩擦与冲击。
       
       3)——由夏入秋,又秋去冬来……      
       1979年的冬天,燧觉得特别漫长而寒冷!他与大家的心情一样,在焦虑,惶恐,惴惴不安中等待!这半年多时间里,燧与大家一起不断上访,得到的就是机械的答复:等待、等待、等待。
       ……人们在黑暗中沉沉睡去不想醒来时,破晓,就在刹那间!当黑龙坪返城知青的心情像黄梅雨季节那样晦暗,已不再絮絮叨叨把自己的事挂在嘴边时,一道亮丽的彩虹突然横跨天边!惊喜从天而降,某一天,知青办突然召集大家开会,会上讲了些什么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每个人都当场喜滋滋拿到了招工表!上级部门要一次性解决本地最后一批下乡知青的回城问题,黑龙坪与其他几个知青农、林场包括插队知青百多号人,同步进入回城快车道!
       欣喜若狂又懵懂无知的黑龙坪知青都觉得救星从天而降,生活在消息闭塞的大山里,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在云南等地边疆掀起了知青返城狂潮, 卧轨扒火车,强行上京上访,震动到了高层。通过检讨,最终最高当局同意“知青全部返城”。至此“上山下乡运动”正式结束。
        有人喜极而泣,有人欢呼雀跃。冬去春来,一个个都拿到了报到证, 奔赴自己的岗位。阿恭、阿梁、阿雄、芸等分派去了基层供销社;阿龙和华几个分别到了水利、水电;阿东、巧和阿玲等七八人进了工厂。燧不知是否机缘巧合,独自一人被分配去了当年右派父亲强制劳动的天佑林场,从农场知青变成林场工人,身份角色没多大变化,只是换了个地方,离城更远,山更高,林更密……

 

       4)刚刚步入社会,什么叫人情练达?粗俗点吧——什么叫会来事?一帮二楞子,根本分不清个中的屎臭与花香!这次招工结果一出来,大家喜忧参半,回城、回城,结果都没回到城里去,去供销社的全安排在乡村基层门店;去水利水电的,钻了山沟沟;进工厂的,也在城外一、二十里地的偏僻处。燧算是最惨的,天佑林场离城百十里,脚踏闽粤赣,拉泡尿就臊三省……只有一个人——湘,她很幸福!很例外!!很体面!!!去了县里的百货公司。当在乡下供销门店的阿恭、阿玲几个哥姐,学着打算盘,默念着二一添作五,计算着厘九六;当在工厂的俊男靓女们,跟在师傅的屁股后面下车间,整得灰头土脸,斑斑汗渍,在粗厚的工装上画地图……只有湘,在自行车、缝纫机、手表等物件紧俏的年月,她成天穿着飘逸的长裙,洒着醉人的香水,潇洒地坐在百货商店的柜台后面,惬意的眯着小眼睛,欣赏着一张张有求于己朝自己尽情绽放的笑脸,享受着人们虔诚的膜拜——简直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人比人,比死人!各自不同的际遇,让大伙瞬间闻到了复杂社会的屎臭与花香。湘家里的那两只大公鸡,以它悲壮的牺牲,给湘换来了前程的美好。

 

       5)阿恭家里的楼房,就像一座碉堡,直直的杵在石头河边,镇上人称它为碉楼。这是小镇的一个制高点,可以俯瞰周遭。站在碉楼顶层天台,听石头河掌舵人喊着高亢的号子,在激流中驾驭着看似不那么扎实的木排,像一匹烈性野马,飞速的冲滩而去,教人提心吊胆而又血脉贲张!
        离碉楼不远便是码头,一旦有从潮汕逆水而上的货船到岸,便人声鼎沸, 搬运工忙得不亦乐乎。码头一侧,一座横跨东西的大桥正在建设中,已有七八成模样了。伟岸的大桥巨大的阴影下,有一条颤巍巍的三板木桥,几百年年来,它一直承载着两岸人们的交往。
       从黑龙坪回来后,大家除了常到对岸河滩聚集外,最喜欢就是阿恭家的碉楼了。阿恭的父母也相当随和,可以与一帮小年轻打打闹闹,一起吹牛不打草稿不上税,一丁点长辈的架子都没有。因此,碉楼成了“知青之家”,闲来无事,就往阿恭家里钻。
        ——湘万万没想到,她那公鸡的秘密,暴露在阿恭的碉楼之下……
        招工一事,已板上钉钉。知青办一位女性领导,负责统筹黑龙坪知青招工全部事项。事前,大家全然不知招工去向,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去打探消息,可这个女领导守口如瓶,密不透风。
        “你们不要胡思乱想!一切听从组织安排。”在一次招工座谈会上,女领导一本正经,煞有介事地说,“不论什么岗位、什么工作,都是革命需要。 如果有挑肥拣瘦的想法,是万万要不得的!”
        大家心里明白,这女的掌握着生杀大权, 顿时禁若寒蝉,低下头颅。
        座谈会后,被大伙封为黑龙坪“四大金刚”的阿雄、阿东、阿龙、阿梁带着花生和当时最时兴的“ 菠萝啤”,爬上了阿恭家的碉楼,燧像跟屁虫似的尾随而至。
        燧不喝酒,抓上一把花生,坐在碉楼最高处,瞭望着四周。中秋已过,俗称“八月秋风渐渐凉”,虽不再酷热,可久晒后的碉楼天台仍让人觉得热哄哄的。但啤酒落肚后,江风徐徐吹来,又谈论着招工和憧憬着未来,大家幸福感满满!
        突然!燧大喊:
       “你们快来看!那不是湘的大姐吗?她追着那知青办的女领导呢!干嘛呢……干嘛呢?……”
       四大金刚齐刷刷把脑袋探出围栏。
       不错,湘大姐气喘吁吁在码头木桥边追上了知青办女领导,这位领导正要过河,去对岸乘车赶回县城。两人互相推搡着、拉扯着。湘大姐要把手中的大布包塞给女领导,女领导一边紧张向周围探视一边推却。碉楼上一群人看得明白,湘大姐鼓鼓囊囊的布袋竟探出两只大公鸡的脑袋来,其中一只完全没有惧怕感, 忽然引颈高歌“喔哦哦——”顿时,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像探射灯一样照过来。女领导赶忙一甩手,慌慌张张,大步跨上木桥。
        湘大姐只愣了一会,马上尾随而去,亦步亦趋。到了对岸沙滩,又是一番推让,但没几个回合,女领导终于笑纳了。湘大姐送礼成功,扭着柔软的腰肢,飘飘然的回来了。
        后面这一段便是民间传说了,大家听听便罢了,一笑了之,不要传播——在那个年代,肉食匮乏,工资也就20元上下,舍不得花钱奢侈。湘家送出两只鸡,不亚于现在送出一头牛啊!真是下血本啦。女领导早就馋得要命,回家当晚,便“痛下杀手”宰掉一只,全家老小, 笑逐颜开,拿出珍藏多年的“珍珠红”糯米酒,推杯换盏,比过年还开心。可是,乐极生悲,家里老太太吃得有点着急,一不小心,被一根鸡骨头哽住了喉咙!火烧火燎赶忙送往医院,才没岔了气。可第二天就传开了,非年非节 ,某领导家里吃鸡啊,豪气!
        结果,湘,安排上了最好的岗位、最好的工作!——姐这可不是传说……

 

        6)1980年春天的某一天,燧坐着一辆进林场拉木头的解放牌卡车,去林场报到,虽是一辆空车,但山路崎岖、狭窄, 爬起坡来依然“吭哧吭哧”像没吃饱饭的汉子,有气无力。一旦碰到对面来车,就得费半天劲,让离避车路段较近的那辆车后退,艰难而又危险地会车。也不知爬了多少道坡,转了多少个弯弯;折腾了近三个小时,拐出一个大回环路段后,终于看见云雾缭绕间依稀可见的好几幢房子,再近前,便看到一个大拱门,上面有已油漆斑驳的四个字:天佑林场。
        场部政工股,一位胖嘟嘟的大姐一见到鑫,说是来报到的,就扑哧一笑:
       “局里来电话了,说今天来个小伙子报到……”胖大姐又多瞄了燧几眼,并笑得更加夸张,“你带奶瓶来了吧?”
       燧一愣,问:“带奶瓶干嘛?喝水用吗?噢,我带水壶了。”
       燧晃了晃随身斜挎着的绿色军用水壶,这是他在黑龙坪知青农场放羊时配给的。
       胖大姐一听,都快笑岔了气。一旁还有一位一直抿嘴微笑年轻姑娘走过来,替燧卸掉肩上的背包,并倒了一杯水替给燧。姑娘问:“多大了?”
        “18。属老虎的。”燧回答。
        姑娘回头悄悄跟胖大姐说:“肖股长,人家没发育完全呢,喉结都没有,嗓音还尖尖的。”
       燧终于回过神来了,这个被叫肖股长的胖大姐,拿他开涮啊!话里意思是,瘦得像个猴子、长得白白的更像根豆芽菜的燧,该不是还喝着奶水吧?
        “小朋友啊。”胖大姐肖股长话里仍然带着调侃:“林场工作很辛苦哦,但饭菜管够,多吃点,我包你一年长成大小伙子!”
       旁边那姑娘说:“现在是倒春寒,山里温度比城里低六、七度,穿厚实点啊。”
        几句话,让燧觉得很暖心!觉得一下子跟她拉近了距离。

        天佑林场以前一大帮右派分子和形形形色色的被管制干部, 早就一个不剩,不少人已重回领导岗位。天佑林场,是林业局管辖下的一个副科级单位。林场正式职工不多,除了场长和几个股室的行政干部外,像燧这样的所谓正式工人只有十来个,还有百十来号人负责护林、 垦殖和后勤等,他们由过去的副业队转为专业队,是林场的中坚力量。
       肖股长说,领导吩咐过了,先给几天时间,安顿下来,熟悉一下环境,然后会安排工作。
       燧的生活,翻开新的一页。

 


上一篇文章:平头百姓——第8章: 上山下乡    下一篇文章:《平头百姓》第10章:林区生活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