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芳真的空间
                     姜芳真的空间

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最新阅读     推荐文章 

心情 |  心灵无言 |  哈哈 |  教学点滴  |  教材教法 |  教育心得 |  课程改革 |  法悟 |  公文性质 | 
本博客空间统计:   42 篇文章   52 个评论


博主说明:教师
姓名:姜芳真
学校:退休教师
空间等级:15 >
现有积分:655
距离下一等级:45分
空间排名:教师类 第560

 
最新文章
 
酒气氤氲中的诗作
古诗专题整理
初中古诗词理解填空
初中古诗词鉴赏
学海无涯“趣”作舟
青春无悔
 
随机阅读
 
转载:游泳,怎么做才能防止抽筋?
肿瘤专家:防癌,请身心放松每天游泳半小时.
转载:游泳不当肩膀会痛,到底怎么回事?
转载:自由泳保持身体流线的关键,背部肌肉.
习题十五解答
​习题十五
 
推荐文章
 
即将分别---写给我的学生们
唯大境界能成大事 ——读《廉洁修身》之.
瘦竹

3月
18 2011
 

酒气氤氲中的诗作


   作者:姜芳真 发表时间-14 :2:55  阅读( 644 )| 评论( 0 )

酒气氤氲中的诗作


——从苏轼、陶渊明等人诗作看中国诗酒文化


摘要:在中国古典诗词中,表现生离死别、羁旅行役、壮志难酬、情感失落等诸种情愫的内容很多,这些内容又往往与酒结缘颇深.它实际道出的是古代中国人的一种文化心态 ,借酒表现深沉的亲情、乡情,或是渲泄心中的不平、情感的失落 ,故而留下了许多千古名句.。诗酒相得益彰,相映生辉,构成了中国古代诗歌特有的文学景观。


关键词:诗酒文化   源头   酒神精神
一、诗酒文化的活水源头


酒,在人类文化的历史长河中,不仅仅是一种客观的物质存在,更是一种文化的象征,即酒神精神的象征。在中国,酒神精神以道家哲学为源头。庄周主张物我合一、天人合一、齐一生死。庄周高唱绝对自由之歌,倡导“乘物而游”、“游乎四海之外”、“无何有之乡”。他宁愿做烂泥塘里摇头摆尾自由的乌龟,也不愿做受人束缚昂首阔步的千里马。他的《逍遥游》更是想象奇幻、变化莫测。鲲鹏体形之巨大,飞行之惊天动地、气势恢弘。“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其翼若垂天之云”“水击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这种绝对自由忘却生死利禄以及人身荣辱的豁达精神,不正是中国酒神精神的精髓体现吗?庄子的这种“无为”精神,对后世文人的影响也很大。陶潜的《咏贫土》中就歌颂庄子的“所乐非穷通”的思想,《拟古》诗中称赞庄子说:“此士难再得,吾行欲何求。”钦羡之情见乎词端。也许正是因为当时盛行老、庄思想的影响,陶渊明才会把酒神精神发挥到极尽,同时饮酒也成了他平生的乐事。除五柳先生外,李白、杜甫、苏轼等一大批诗人,也都倾心、醉心于“葡萄美酒夜光杯”中。


诗酒的结缘并不是偶然的,它来源于人民大众的劳动和生活。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6世纪中叶,反映前后500年诗歌创作的不朽篇章《诗经》中。打开中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你就会闻见浓浓的酒香——“厌厌夜饮,不醉无归”;“朋酒以飨,曰杀羔羊”;“既醉以酒,尔肴既将”。它里面有不少结合酒来描写劳动、爱情和生活的脍炙人口的篇章。“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用怀”、“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表现出了思妇对在外出征丈夫的思念之情,她想象到丈夫为了不想家正在用酒宽慰自己,这里借酒来抒相思之情。“酒既和旨,饮酒控孔偕,钟鼓既设,举醙逸逸”,描述了古代举行射礼时,主客之间相互不断敬酒的景况。彼此的祝福与情义全凝聚在一杯杯美酒中。“我有旨酒,以燕乐嘉宾之心”,反映出主人用酒来殷勤待客的热情。 “伐木许许,酾酒有藇”、“有酒湑我,无酒酤我,砍砍鼓我,蹲蹲舞我,迨我暇矣,饮此湑矣 ”,则绘画出劳动闲暇时歌舞饮酒的生动场面。由此可见,诗酒结缘的历史是多么悠久深远。清朝赵执信曾对向他学诗的李重华说:“有人曾说,文则炊而饭,诗则酿而为酒……饮酒而醉,忧者以乐,喜者以悲,有不知其所以然者。”李重华听了这段话,极力称赞言者的“善喻”,并认为“以酒喻诗,善哉!”在当代,范曾在《题李俊琪长卷》中也说:“诗一如酒,广大无垠的生活若酒槽中的五谷、瓜果和奶酪,经过发酵,酿造成为如此透明、纯净、芳香浓烈的饮料。酒,以水为形,以火为性,望之柔而即之厉;诗,其实对人灵魂的震撼力,对人性情的潜移默化,也同样强烈。”


二、诗酒文化的融合


中国是一个以诗传世的古国,也是一个盛产名酒的古国。自从杜康发明了酒,它很快就流进中国古代的政治、军事领域,成为政治、军事斗争中常用的手段。楚汉争霸时的“鸿门宴”、三国时期的“青梅煮酒论英雄”,都是“酒”的杰作!如果中国历史中缺少了酒,浩繁的廿四史将枯燥许多。历史这条长河,自从流进了酒这种神奇的液体,河水便从此奔涌得更加浪漫、更加生动。有人说,酒是历史的兴奋剂。
   由于时代及社会的原因,饮酒最甚的是魏晋文人。因为他们处在一个政治动荡混乱的无序黑暗的“后英雄时代”,“倾巢之下无完卵”,他们朝不保夕,心中充满恐惧不安与颓废忧伤。魏晋时代最强悍的英雄当属曹操,正如他自己所说“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几千年来,杜康被尊为酒祖,无疑是曹操的功劳。“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惟有杜康。”魏武帝一曲激情短歌,不知引发了多少中国人的唏嘘感慨!杜康从此也成了酒的代名词.他把理想与现实、有限与无限、生命与死亡,所有矛盾都融化在这杯酒中。他那悲凉慷慨的歌声,震撼千古,引起后世酒徒们的一致共鸣。“竹林七贤”个个嗜酒如命,他们狂放不羁,率性而为不被世俗所容,也许这种尴尬、压抑的氛围下,情感宣泄的支点只能是酒了。他们七人饮酒最甚的要数阮籍和嵇康了。阮籍,他注定要面对“后英雄时期”的乱世,目睹那么多的鲜血和头颅,不幸的是他又充满历史感和文化感,那么他内心所承受的磨难及心灵知音难觅的孤寂便不言而喻了。他喜欢一个人驾着木车游荡,木车上载着酒,没有方向地向前行驶。他提出要当步军校尉的军职,其唯一原因是步军校尉兵营的厨师特别善于酿酒,而且打听到还有三百斛酒存在仓库里,他到任后,除了喝酒,一件事也没管过。在中国古代像阮籍这样堂而皇之纯粹是为仓库里那几斛酒来做官的,实在绝无仅有。把金印做为敲门砖随手一敲,敲开的却是一个芳香浓郁的酒窖。怪不得后世人形容阮籍“博览群籍,尤好老庄。嗜酒能啸,善弹琴”。传说嵇康风仪俊美,喝醉时的形象犹如“玉山倾颓”。他们将庄老起源的酒神精神诠释到了完美程度 由于时代及社会的原因,饮酒最甚的是魏晋文人。因为他们处在一个政治动荡混乱的无序黑暗的“后英雄时代”,“倾巢之下无完卵”,他们朝不保夕,心中充满恐惧不安与颓废忧伤。魏晋时代最强悍的英雄当属曹操,正如他自己所说“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六十六岁便撒手人寰。几千年来,杜康被尊为酒祖,无疑是曹操的功劳。“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惟有杜康。”魏武帝一曲激情短歌,不知引发了多少中国人的唏嘘感慨!杜康从此也成了酒的代名词“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何以解忧,惟有杜康”,理想与现实的矛盾,有限与无限的矛盾、生命与死亡的矛盾,都融化在这杯酒中。他那悲凉慷慨的歌声,震撼千古,差不多引起后世酒徒们的一致共鸣。“竹林七贤”个个嗜酒如命,他们狂放不羁,率性而为不被世俗所容,也许这种尴尬、压抑的氛围下,情感宣泄的支点只能是酒了。他们七人饮酒最甚的要数阮籍和嵇康了。阮籍,他注定要面对“后英雄时期”的乱世,目睹那么多的鲜血和头颅,不幸的是他又充满历史感和文化感,那么他内心所承受的磨难及心灵知音难觅的孤寂便不言而喻了。他喜欢一个人驾着木车游荡,木车上载着酒,没有方向地向前行驶。他提出要当步军校尉的军职,其唯一原因是步军校尉兵营的厨师特别善于酿酒,而且打听到还有三百斛酒存在仓库里,他到任后,除了喝酒,一件事也没管过。在中国古代像阮籍这样堂而皇之纯粹是为仓库里那几斛酒来做官的,实在绝无仅有。把金印做为敲门砖随手一敲,敲开的却是一个芳香浓郁的酒窖。怪不得后世人形容阮籍“博览群籍,尤好老庄。嗜酒能啸,善弹琴”。传说嵇康风仪俊美,喝醉时的形象犹如“玉山倾颓”。他们将庄老起源的酒神精神诠释到了完美程度。                      


诗酒联袂,寄意遣怀,文学史上的千古佳话。这传统是从陶潜“寄酒为迹”开始的,对后世追求人性自由的文人们的心理感受以及他们的社会生活与饮酒诗作产生过极其深远潜在的影响。


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也为了摆脱贫困的生活环境,一生曾三次出仕,却终因看不惯官场的黑暗及权贵的专横跋扈而最终归隐山林。这便是陶渊明,那个“岂能为五斗米,折腰向乡里小儿”的陶渊明,那个平生只做三件乐事“读书、饮酒、著文章”的陶渊明,那个饮着小酒无欲无求坦然自适的陶渊明。他的诗作中有许多关于酒的作品,通过酒表现出一种闲适和淡泊的心境。“舂怵作美酒,酒熟吾自斟”(《和郭主簿二首》其一)“有酒有酒,闲饮东窗”(《停云并序》)“放欢一遇,既醉还休”“挥兹一觞,陶然自乐”“过门更相呼,有酒斟酌之”(《移居二首》其一)“忽与一觞酒,日夕欢相持”“一觞虽犹尽,杯尽壶自倾”(《酬丁柴桑》)“清歌散新声,绿酒开芳颜”等等都能体现出他的闲适恬淡。那个“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洒脱老人忙了一天后也会“舆濯息檐下,斗酒散襟颜”。他“晨兴理荒秽,戴月荷锄归”生活何其丰富精彩,酒在这里成了他品味生活享受生活的最真最客观的见证。“从古皆有没,念之中心焦。何以称我情,浊酒且自陶”(《已酉岁九月九日》)“愿君取吾言,得酒莫苟辞”(《形影神三首》)“得酒当作乐,斗酒聚比邻”(《杂诗八首》)“拨置且莫念,一觞聊可挥”(《还旧居》)这些诗句则说明要及时行乐,酒此时就成了一个令人快乐的尤物。在他的《止酒》中他用诙谐的话语说出酒虽然应该戒掉,但是现在却是怎么也戒不掉的,“平生不止酒,止酒情无喜。暮止不安寝,晨止不能起。”这些夸张句子的运用,突出体现了美酒在他生活中的分量。诚然酒已经成为他生活中不了或缺的一部分,让他戒掉该多么痛苦可悲。结尾处还写着“清颜止宿容,奚止千万祀”,居然说要戒到返老还童,千秋万代,让人在忍俊不禁之余也对这位嗜酒如命的老人肃然起敬。“班荆坐松下,数斟已复醉。……不觉知有我,安知物为贵。悠悠迷所留,酒中有深味。”日常的饮酒行为,蕴涵的是绝俗放旷的高远境界。在他归隐的日子里,他同朋友把酒话心,“醒醉还相笑,发言各不领”饮酒言笑争论人生长短,却谁也不服谁。他时常给人以闲适、潇洒的感觉,但当深秋之景触及到他的悲秋之怀时,“欲言无予和,挥杯劝孤影”他深感时光流逝,壮志难酬,只好对月独饮,举杯劝影。“但恨多谬误,君当恕醉人”、“提壶接宾侣,引满更献酬”、“中觞纵摇情,忘彼千载忧”、“欢言酌春酒,摘我园中蔬”陶诗中有一半是写酒或与酒有关的,他真正把酒神精神中那份洒脱、豁达、浪漫、潇洒发扬广大。


一杯杯浓烈的酒,不仅洗尽了前人的哀愁和颓废的色彩,而是在开后世豪迈诗派的先声。我们清楚地看到,唐代对于魏晋文人的诗酒生涯,不是盲目模仿,亦步亦趋,而是让他们溶化在自己的酒色酒香之中,增添自身的韵味。诗情豪迈,酒情浓烈,如奏黄钟大吕,有宏亮激越之音。唐代的诗人,在歌唱前代酒星的同时,也树立当朝的酒星形象。在唐代许多的诗人的心目中,人生的最大快乐,不是封候拜相,不是拥有金山银海,不是得道成仙,而是有诗与酒的享受。饮酒想起诗,赋诗想起酒。诗与酒好象一对孪生兄弟,结下了不浅的缘分。李白是唐代诗人突出的代表,也是唐代酒徒的突出代表。他的诗酒生涯,令人有“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着”之叹。他把嗜酒视为天经地义的事,“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他的思想是矛盾的,一生的仕途是不得意的,因此遭受挫折时,“逐浪迹天下,以诗酒自适”。①杜甫曾用“敏捷诗千首,飘零酒一杯”来概括他,可见在他身上折射出的诗酒魅力是多么巨大!他自己也常常借酒挥斥幽愤,浇除胸中积郁的忧愁。他在自述诗中写道:“二月已破三月来,渐老逢春能几回?莫思身外无穷事,且尽生前有限杯。”朋友转眼分离,各自东西,临别深情,只有酒才能表达对朋友的良好祝愿,只有酒才可以排遣这九曲离肠。王维在《送元二使安西》诗中写道:“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也是如此妙用。与李白同代的爱酒诗人还有贺知章、王昌龄、白居易、刘禹锡、元稹、李商隐、皮日休等等,从唐代诗人嗜酒成瘾,可以看出诗酒交融的盛况


苏轼一生正当北宋政治斗争最激烈的时候,虽然“奋力有为当世志”(《亡兄子瞻端明墓志铭一首》),但仕宦生涯自始至终处于党争文祸的旋涡之中,其“功成身退”的人生理想的底色,充斥着浓郁的政治忧患和生命忧患,济世之志导引的对国家积贫积弱、自身功名不就的忧患,与避祸之心感召的身不安、命不保的情绪的互相激荡。他一生宦海沉浮,从未归隐,但他“诗文所表达出来的那种人生空漠之感、却比前人任何口头上或事实上的‘退隐’、‘归田’、‘遁世’要更深刻更沉重。”②也许这样的时代、文化背景下,他与酒的不解之缘便有了支点与解释。东坡好酒,他的诗词文赋以及生平轶事大多都与酒有关。林语堂先生写作的《苏东坡传》,在序言中评价:“苏轼是酿酒的试验者”。同时,他豁达开阔,大放大畅,不在乎人生的苦难。这与他从酒那里取得胆识、性情不无关系。“酒醒还醉醉还醒,一笑人间今古”。他在《行香子》词中又写道:“浮名浮利,虚苦劳神。”“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苏轼的许多名篇,都是酒后之作。“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固然如此;《前赤壁赋》《后赤壁赋》等等,他多少借了酒的灵气,流传千古。


下面我们就他的作品我们来分析一下酒在他诗词中所起到的作用:


1.               借酒浇愁,用买醉的方法,让自己忘掉一切愁苦阴影。他是一位积极向上的青年,尽管偶尔会有消沉和倦怠,儒家用世思想始终在他心里占据着重要的地位,面对苦难的现实,衰弱的国势,苏轼的报国之心会时时勃然而发。一个早雪的天气,他提笔抒写到“歧阳九月天微雪,已作箫条岁暮心。短日送寒砧杵急,忽思乘传问西琛。”自己闲居官衙,无所事事,白发渐生,只能借酒浇愁。“另一篇中秋诗作《念奴娇》“我醉拍手狂歌,举杯邀月,对影成三客。起舞徘徊风露下,今夕不知何夕?便于乘风,翻然归去,何用骑鹏翼。水晶宫里,一声吹断横笛。”月下饮醉,狂歌,举杯邀月,对影起舞,忘掉一切,欢畅尽意。作者渴望摆脱尘世种种烦恼而寻求精神超脱,理想与现实有着很大的矛盾冲突,无奈下只有“一醉解千愁”了。这里的“举杯邀月”“对影成三客”化用李白的《月下独酌》“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这是他对李白的继承仰慕与欣赏,同有酒徒气概。


2.               借酒抒情,抒发自己的英雄豪情,抒发对朋友的依恋不舍之情,抒发对现实的无奈痛苦之情……苏轼的最大特征,就是摆脱束缚,抒发自由,独行其意,有冲决一切网罗的革新气概。③也许酒就是他最好的宣泄之物吧!“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以谴冯唐。”(《江城子》)饮酒畅快之时,胸襟开阔,胆气豪壮,表现出他为国效力的决心和意志。左思《咏史》中也有如此妙用“荆轲饮燕市,酒酣气益震。”但似乎不及苏轼大气、豪迈,或者说给人震撼。“轻云微月,二更酒醒船初发。孤城回望苍烟合。记得歌时,不记归时节。”(《醉落魄——离京口作》)他突然醒来,只觉船在前进,抬头见轻云微月,京口城已不在眼前,只记得别宴上的歌唱,连何时归舟也因酒醉而记不起来。他此时由润州转赴常州,辞别友人,作词以抒别怀。分别的酒宴上因愁苦而喝得酩酊大醉,借酒抒情。“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诗句中那种坦荡豪气,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情感不溢言表,酒在这里体现出了诗人的豪情豪性。抱着远大理想走上仕途的他时时感到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反差。沉重、乏味、没有希望、没有亮色的宦游生活,令他深深倦怠。年复一年,岁月蹉跎,理想将成泡影。他恐慌:万事悠悠付酒杯,流年冉冉入双髭。(《病中闻子由得告不赴商州》) 


3.    酒是他与朋友亲密交往的见证,也是他与民同乐幸福欢娱时刻的见证。他和朋友们到荒村野店豪饮高歌:“孤村野店亦何有,欲发狂言需斗酒。“”(《铁沟行赠乔太傅》)“数亩荒园留我住,半瓶浊酒待君温。”(《正月二十日,往歧亭,郡人潘、郭二生出郊寻春,忽记去年是同日同至女王城作诗,乃和前韵》)酒成了与朋友交往畅达的见证。他亲自指挥,并参与到抗洪抢险的战斗中,大劫之后幸存的草木重又焕发生机,劳累很久的苏轼终于可以回到城中一醉方休了“入城相对如门梦寐,我亦仅免为鱼亀。旋呼歌舞杂诙笑,不惜饮蘸空瓶盆。”(《答吕梁仲囤田》)“黄花白酒无人问,日暮归来洗鞭袜。岂知还复有今年,把盏对花容一呷。莫嫌酒薄红粉陋,终胜泥中千柄锸。”(《九日黄楼作》)如今水患已除,黄楼新筑,虽然酒宴简陋,但比去年今日之狼狈忙乱,岂不可乐!诗歌节奏欢快,历经忧患之后的喜庆之情跃然纸上。“相排踏破茜罗裙”“道逢醉叟卧黄昏”“垂白杖黎抬醉眼,捋青捣麨软饥肠。”一种宁静祥和的平常光景跃然纸上,体现了他与民同乐与民相亲的可贵精神。苏轼到达昌化军贬所,又发挥出了“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儿”的随和宽容的人格魅力,赢得了汉黎各族人民的爱戴和关怀。


   4.     酒还是他某时某种情感和心态的寄托与慰藉。“对酒帘卷邀明月,风露透窗纱。恰似絙娥怜双燕,分明照,画梁斜。”(《少年游——润州作,代人寄远中》)用“对酒”、“邀明月”描绘出形单影只,清冷的状貌,有用月照衬托出此时她独自一人思念牵挂远在异方丈夫的孤独感,酒在这里成了一个可怜思妇的慰藉。“借酒浇愁”也罢,“酒入愁肠”也好,此时孤独的她能看到的可依靠的只能是一杯一杯令她心醉神醉的酒,似乎间“举杯邀明月”之余就真的可以释怀、忘情……在他的《南乡子》中这种痛饮的感觉体现的最完美。“东武望馀杭,云海天涯两渺茫。何日功成名遂了,还乡,醉笑陪公三万场。不用诉离觞,痛饮从来别有肠。今夜送归灯火灯,河塘,堕泪羊公却姓杨。”上片写面对天涯别远,希望将来还乡退居林下再相痛饮,正表现了与故人分别的不堪和对故乡的思念。下片言离别之酒,不应推辞,因为痛饮的人都有伤心处。抒浓烈别怀,沉重中含有豪放,执着中见飘逸。在贬官黄州的路上,初春“乍暖还寒”的天气触动了他孤寂的情怀。“何人把酒慰深幽,开自无聊落更愁。幸有清溪三百曲,不辞相送到黄州。”(《梅花二首》)诗人把酒慰幽花,幽花落水伴诗人,花与人相怜相惜,人与花心意相通。清高之志与失意之悲透露无遗。“清诗独饮还自和,白酒已尽谁能借。”“饮中真味老更浓,醉里狂言醒可怕。”(《定惠院寓居月夜偶出》)自斟、自饮、自吟、自和、孤独的悲哀中也有着别样的乐趣。“乳燕飞华屋。悄无人、桐阴转午,晚凉新浴……若待得君来向此,花前对酒不忍触。共粉泪,两簌簌。”(《贺新郎》)上片吟咏独居的美人,下片吟咏孤高的石榴,以花喻人,相映生辉,人与花的寂寞幽洁,寄寓了诗人怀才不遇的抑郁情怀。


  5.      诗借酒神采飞扬,因醉酒而获得艺术的自由状态,酒之醉境与艺术创作有着和谐的关系。元丰元年十月,一个郎月当空的夜晚,酒阑人散后,他意犹未尽,漫步其间,独自感受清幽的美景,一种天涯倦旅,“人生如梦”的虚幻感涌上心头,一首《永遇乐》词脱口而出。“天涯倦客,山中归路,望断故园心眼。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把人生的空漠之感深刻体现。“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在它的词序中苏轼写到“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酒在这里不仅传载了一位兄长的深情,更是他创作的催化剂。


 酒在苏轼作品中充当着多重角色。也许有些并不能分明的界定它的所指,但我们却可以清楚的看到苏轼的嗜酒贪杯,酒是他生活与创作的一部分。苏轼好酒,在《湖上夜归》中诗人这样唱到:我饮不尽器,半酣味尤长。“但把穷愁博长健,不辞最后饮屠苏。”(《除夜宿常州城外二首》之一)如果一世穷愁能换取身体的健康,我也不必惧怕年去岁来,情愿做一个老者,在正月初一的酒筵上,最后饮尽杯中美酒。他一生宦海沉浮,从熙宁四年起先后任杭州通判、密州、徐州、湖州知州。后又任杭州、颖州、扬州、定州知州、也许这些官场的失意与得意,抱负才华的施展与不遇,理想现实的矛盾与冲突,才会让这个才华横溢满怀报国之志却壮志难酬怀才不遇的他无意间将精神与形体寄托于酒,因为醉了醒了的思想轮回里“风物”便可以“放眼量”了。


 古往今来,在中国诗酒文化形成的过程中,涌现出许多传诵至今的千古佳话,丰富美化了人的感情世界。南宋女词人李清照在《声声慢》中写道:“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它晚来风急。燕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这首词表现了李清照在悲伤的心态下饮酒的感受,成为千后绝唱。诗人陆游与曾感慨地咏吟:“百岁无阴半归酒,一生事业略存诗。”婉约派代表词人柳永在他的《雨霖铃》中写到:“多情自古伤离别,更哪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又是一个借酒来抒离别愁绪的多情之人。“放不开眼底乾坤,何必登斯楼饮酒吞得尽胸中云梦,方可对仙人吟诗”。岳阳楼上的对联,写出了饮酒作诗的豁达与豪迈。其实酒在文人生活中充当了重要角色,高兴时带给你享受与满足,忧愁时带给你释怀与豁达。酒渗到诗里去,诗融入酒中来,真是难分难解。“酒里诗中三十年,纵横唐突世喧喧。”(段成式的《哭李群玉》)人的一生就这样度过了。


中国是一个慕古文化的国家,从遗留下来如烟诗作上看,诗的形成到酒的出现两者即结合在一起,诗酒撞击的文华,一直照耀着诗酒文化漫长的画卷!


三、诗与酒的默契和配合


酒,是一个变化多端的精灵。它炽热如火,冷酷象冰;它缠绵如梦绕,狠毒似恶魔,它柔软如锦缎,锋利似钢刀;它无所不在,力大无穷,它可敬可泣,该杀该戮;它能叫人超脱旷达,才华横溢,放荡无常;它能叫人忘却人世的痛苦忧愁和烦恼,到绝对自由的空间中尽情翱翔;它也能叫人肆行无忌,勇敢地沉沦到深渊地最低处,叫人丢掉面具,原形毕露,口吐真言。


酒,在人们的生活中是不可须臾缺少的,有道是“茶如隐逸,酒如豪士;酒以结友,茶当静品”(林语堂的《生活的艺术》)。古往今来,文人墨客借酒抒情,写下许多流传千古的赋酒诗篇。这些赋酒诗词,无不洋溢着浓郁的风味,让人从中窥见千百年来灿烂的中国诗酒文化。


诗人爱饮酒,这是自古以来不争的事实。杜甫在他著名的《饮中八仙歌》中描绘唐代被称为“诗仙”的伟大浪漫诗人李白是“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于是,李白便多了一个“酒仙”的美号。“酒仙”的美号对于李白可说是与他“诗仙”的美号一样名副其实!他自己也说他的诗是“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啸傲凌沧州”,把诗中强烈的浪漫主义精神与诗的神奇无比的艺术魅力,都与酒兴的酣畅联系了起来。杜甫是我国文学史上最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他的诗作洋溢着热爱祖国人民和不惜自我牺牲的崇高精神。他曾写下著名的《闻官军收河南河北》一诗,蕴涵了对祖国的无比热爱,表现了他的喜怒哀乐与祖国的盛衰兴亡是紧密呼应的。当社会动乱初步平定时,消息一传来,他就“白日放歌须纵酒”,狂喜的热泪盈眶了。饮酒就是他那热爱祖国人民崇高精神的一种恰当的表达方式。
    酒与诗是双美的,缺一不可。只会端起杯来傻喝狂醉,那一点诗意都没有。当然“酒与诗的分工”又不同。“取兴或奇酒,放情不过诗。”(白居易的《移家入新宅》)高高兴兴的饮酒,诗也就流出来了。酒象是魔术师手中的棍子,它任意指挥,诗人的情思就随它而动。“酒肠堆曲蘖,诗思绕乾坤”(杨乘《南徐春日怀古》)酒进入肠子后,在里面七弯八拐,左飞右旋,“绕”着石头,石头会走路;“绕”着草木,草木会说话。山起舞,河歌唱,天地万物全都灵气浮动,无不像醉了一般。诗就像打开的水龙头,哗哗啦啦直往外流。“李白斗酒诗百篇”酒的消耗与诗的产量成正比。李白的诗是一篇篇“醉”出来的,酒气熏天,酒香遍地。酒像诗的触发剂,没有它的投入,诗的产生形成就无从谈起。你听,李白是这样说的:“平台为客忧思多,对酒遂作《梁园歌》”“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客中作》)这不是李白一人如此,其他的诗人,差不多也是这样。饮酒常能激发诗兴灵感。田园诗人陶渊明说他“偶有名酒,无夕不饮。顾影独尽,忽焉复醉。既醉之后,辄题数句自娱。”他的诗作,有许多都是在美酒的陪衬下,灵感得到激发之时吟成的。著名词人,太平宰相晏殊就以生活的艺术化、精致化而著称。他家“未尝一日不饮宴”(叶梦得《避暑录话》)他那些带着淡淡忧伤的美丽词曲,就是在“一曲新词酒一杯”的幽雅闲适的氛围中写出来的。在灵感到来时,诗一吟咏即成;而饮酒则是引发和捕捉这灵感的佳物。艺术灵感到来时,犹如进入“迷狂”的境界,情感喷薄而出,幻想展翅高飞,形象纷至沓来,思想活跃异常,刹那间物我两忘,超越时空的限制和功利的追求,获得浑然天成的审美境界 。因醉酒而获得艺术的自由状态,这是许多古代中国文学家解脱束缚获得艺术创造力的重要途径。如果没有了杜康,没有了酒,辉煌的中国古代艺术史不知要暗淡多少!这恐怕才是杜康莫大的“酒功”!
    历代诗人墨客饮酒赋诗,赋诗思酒,诗中有酒,酒中出诗,李太白“举杯邀明月”,苏东坡“把酒问青天”,杜子美“说酒能累夜,醉酒或连朝”,毛泽东“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的著名诗句,都充分表明酒是诗人想象的翅膀。
    真可谓,诗借酒神采飞扬,酒借诗醇香飘溢。诗与酒相映生辉,形成绚烂的文明景观。


 



注释:
1、刘全白《唐故翰林学士李君碣记》 


2、王琦《李太白全集》中华书局出饭社
3、李泽厚《美的历程》北京文物出版社  1981年
4、罗宗强主编的《中国古代文学发展史》南开大学出饭社


 参考文献;


1、林语堂的《苏东坡传》上海书店出版社  1989年10月


2、袁宝泉的《诗经探微》花城出版社    1984年1月


3、林语堂的《苏东坡传》时代文艺出版社  1988年12月


4、林语堂的《东坡诗文选》百花文艺出版社  2002年5月


5、《中国古典词曲》人民文学出版社   1999年5月


 



上一篇文章:古诗专题整理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