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衣秀才
                    

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最新阅读     推荐文章 

旧作归档/5 |  大千随笔 |  大千聊斋 |  人生走笔 |  我吟我唱 |  口无遮拦 |  啼笑皆非 |  竹一涂鸦 |  文字拚盘 |  博中微博 |  击节赞赏 | 
本博客空间统计:   102 篇文章   10 个评论


博主说明:教师
姓名:陈启兴
学校:行知职业技术学校
空间等级:23 >
现有积分:1284
距离下一等级:16分
空间排名:教师类 第389

 
最新文章
 
平头百姓——第10章:林区生活
平头百姓——第9章:回城
平头百姓——第8章: 下乡
平头百姓——第7章:乱世少年
平头百姓——第6章:凄风苦雨
平头百姓——第5章:家变与“双簧”
 
随机阅读
 
2020年第77跑
2020年第76跑
一抔月之壤,告慰毛主席
陈文卿老师《我们教了孩子什么》——用心生.
三年级每周一练(11)
三年级每周一练(10)答案
 
推荐文章
 
平头百姓——第10章:林区生活
平头百姓——第9章:回城
平头百姓——第8章: 下乡
平头百姓——第7章:乱世少年
平头百姓——第6章:凄风苦雨
平头百姓——第5章:家变与“双簧”

4月
6 2007
 

寄生


   作者:陈启兴 发表时间-22 :4:14  阅读( 854 )| 评论( 0 )

      大表舅的儿子伟生终于从广州来了一趟深圳,领着他来的是已有76岁高龄的薛姨妈。但伟生却郑重其事地说是他送薛姨妈来,因为薛姨妈早想来深圳玩。薛姨妈听了这话凄楚地摇了摇头,私下里对我说:“伟生他……不成器啊!”话里头不知包含了多少无奈。 
  在这里,我不敢对作为上辈的大表舅妄作评估,身为高级知识分子的大表舅夫妇俩,在事业上卓有成就,有口皆碑,但对唯一的儿子的管教却力不从心,导致失败(我只想用这几句话概括大表舅夫妇的功过。话说多了,唯恐给活着的和已逝的亲人们增添烦恼)。伟生28岁那年,大表舅夫妇一个年头一个年尾双双撒手西归。大表舅夫妇倒是解脱了,却把本已长大成人却懒惰至极的伟生甩给了在广州仅有的亲戚薛姨妈。 
  真不想给伟生扣上“懒惰”这么一个难听的帽子,但他的懒惰至少在亲朋戚友之间是出名的。他自小志向就比其已成为科学家的父母还远大,但只说不做,终究是水月镜花。糊糊涂涂读完了高中,就闲居家中过着优哉悠哉的日子。此间10年,街道、居委、父母和亲人朋友曾为他提供了难计其数的就业机会,但都难合伟生的“鸿鹄之志”,干两天即打退堂鼓,或干脆一口气拒绝。曾在一个单位连续上班13天,已可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罢了罢了,大表舅无计可施,无奈这小子从小娇生惯养,手不能提,肩不能挑。干重活嫌苦,干轻活嫌钱少。只会一个劲吹牛,说他生不逢时,否则是将帅之才。大表舅临死之时仰天长叹,说伟生哪一天能自食其力,便可告慰其不死的灵魂。 
  然而,大表舅夫妇远去天国已六载有余,伟生依然故我。自食其力,何其低的要求啊!薛姨妈规劝伟生:“只要你在街头随便卖个茶叶蛋什么的,也就可以完成你父母的‘宏愿’了。” 
  “我是干大事业的。”已搬来与薛姨妈一块住的伟生极不耐烦:“天生我才必有用,我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你有多少墨水我还不知道?”薛姨妈苦口婆心,“伟生啊,你已有三十好几了……” 
  “姜公八十遇文王哩。”伟生驳嘴倒挺有能耐。 
  薛姨妈无可奈何。好在薛姨妈一辈子未曾结婚,无儿无女,便把伟生视为已出;也好在作为老干部的薛姨妈离休后仍然收入不薄,两个人共一口锅生活倒不成问题。但这样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何况薛姨妈也不糊涂,一个身强力壮的大男人,让一个风蚀残年的老人养着,伟生不知耻,自己也不心安啊!于是,她从未放弃对伟生的教育,也从不间断地希望能寻找到一个被伟生所接受的活计。穷途之时,薛姨妈想起了在深圳工作多年的我。她说,伟生生在广州长在广州,也许对繁嚣挤迫的广州产生了排斥的情绪,换个新的环境他或许能够接受吧。因此,要我帮伟生找份工作。责无旁贷,我一口答应。 
  可是,薛姨妈和伟生却迟迟不来。 
  原因当然还在伟生身上。 
  薛姨妈得到我这边的消息后非常高兴,更兴奋的是当晚她跟伟生说了打算,伟生虽未吭声,却没有抵触情绪和反对,而且给了往返深圳的路费也接去了。然而,薛姨妈只得到一时的安慰。第二天中午,薛姨妈问:“明后天是周末,来回深圳广州的人多,是不是先去买好票,心里踏实一点。”伟生不吱声。问急了,才很沉闷地从牙缝里挤出话来:“算了吧,不去了。我不求人,我靠我自己。”说完,将薛姨妈给的钱悉数交还。 
  刚有一个良好的开端,薛姨妈怎肯放过。又不知道通过多少个日日夜夜的唠叨,伟生又答应来深圳了。这回,薛姨妈亲自去买好火车票,才对伟生说:“票是明早的。你今晚准备好衣物和日用品。” 
  “那么急干吗?” 
  “人家深圳那边等你几个月了,你不急我急哩!” 
  “你急?那你去吧,我不去!” 
  又较上劲了。这回薛姨妈只好改变方法,说想去深圳玩玩,访访朋友,要伟生送送,他才真正妥协。这就是伟生极为郑重地纠正薛姨妈领他来深圳一说的原因了。 
  我陪薛姨妈和伟生先玩了几天,去了罗湖老街、大小梅沙、民俗村和世界之窗等等。我观颜察色,见伟生心境甚佳之时,亲自开车带他到蛇口一家丝绸印染厂见工。这是我一个铁哥们的私营企业,老板一见伟生仪表堂堂,竟有了五、六分的喜爱,当下言明,月薪1500元。此时此刻,感激不尽的竟是我,伟生他却麻木不仁,无动于衷,这使我心里感到正袭来一阵乌云。 
  守候在我家等消息的薛姨妈,在我们刚进门的那一刻,便揪住伟生的手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伟生?” 
  “算了吧,我还是回广州。”伟生淡淡地说。 
  我已有了预感,并不吃惊,倒是薛姨妈听完情况后怒瞪圆眼:“伟生,你吃错药了?那么高薪酬的工作,你打着灯笼也难找呀!这年月求人不容易啊!” 
  “唉!这工作不适合我。我白皮嫩肉,那工厂一进去,闻到的全是化学药物的味儿,哪受得了!” 
  “你还能干什么哪!”薛姨妈很伤心,眼泪夺眶而出。 
  “我还是回广州,学开车,或者做生意。别哭嘛,我决定了。”薛姨妈这一哭,伟生好象乱了方寸。 
  后来,就这样相守无语了很久很久…… 
  这一晚,我也决定了,给薛姨妈二万元带回广州,如伟生真的愿学开车,学费我包了;如愿做生意,那二万元算借给他,不计利息,什么时候还都行。薛姨妈老泪纵横,说:“谢谢你了,你尽心了!” 
  可是,几天后,薛姨妈给我办公室打来电话,说我什么时候去广州的话,顺便去她家取回那二万元。她说这钱用不着了,伟生说要把钱还给我,送给他借给他都不要。伟生又变卦了,车不学了,生意也不做。还是那句“理直气壮”的老话:“我不求人,我靠我自己。” 
  这回轮到我仰天长叹了──一叹伟生还算有种,虽然自己不劳动,但从来没有偷、抢、骗的劣行。就象那次没来深圳仍将路费悉数交还薛姨妈一样,他也把我这笔本不想要回的钱还给了我。这一点,还算没辱没我那一生高风亮节的大表舅。 
  二叹哪一日薛姨妈百年归仙之后,伟生啊!你还依附谁呢?…… 
  我猛推开办公室的临街大窗,从这十几层的高楼,我望着大街上飞奔的车流和匆匆的行人,就好象伟生正站在身旁,我感慨系之:看啊,人们都在为工作忙碌奔波啊!正是有这千百万辛勤的劳动者,才有我们眼前这崭新的世界! 
  我在心中高呼:劳动者万岁!


上一篇文章:蒲公英之歌(歌词)    下一篇文章:言必信,行必果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