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衣秀才
                    

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最新阅读     推荐文章 

旧作归档/5 |  大千随笔 |  大千聊斋 |  人生走笔 |  我吟我唱 |  口无遮拦 |  啼笑皆非 |  竹一涂鸦 |  文字拚盘 |  博中微博 |  击节赞赏 | 
本博客空间统计:   102 篇文章   10 个评论


博主说明:教师
姓名:陈启兴
学校:行知职业技术学校
空间等级:23 >
现有积分:1284
距离下一等级:16分
空间排名:教师类 第389

 
最新文章
 
平头百姓——第10章:林区生活
平头百姓——第9章:回城
平头百姓——第8章: 下乡
平头百姓——第7章:乱世少年
平头百姓——第6章:凄风苦雨
平头百姓——第5章:家变与“双簧”
 
随机阅读
 
2020年第77跑
2020年第76跑
一抔月之壤,告慰毛主席
陈文卿老师《我们教了孩子什么》——用心生.
三年级每周一练(11)
三年级每周一练(10)答案
 
推荐文章
 
平头百姓——第10章:林区生活
平头百姓——第9章:回城
平头百姓——第8章: 下乡
平头百姓——第7章:乱世少年
平头百姓——第6章:凄风苦雨
平头百姓——第5章:家变与“双簧”

9月
15 2007
 

最后的故事(文坛志异之五)


   作者:陈启兴 发表时间-13 :42:39  阅读( 828 )| 评论( 0 )

  很惭愧,“荒原狼”文学社就我最没出息,苦心经营多年,发表的“豆腐块”作品仅寥寥几篇。 
  我十分苦恼! 
  有一天半夜,子皋不知去什么地方游荡后敲开了我的门,要在我这捎上一宿。睡前,他挺认真地对我说,:“鑫哥,我觉得你评判别人的作品很冷静,分析透彻,有理有据。这很难得!我建议你专攻文学评论,我断言你在这方面有出息……” 
  子皋说完便呼呼大睡,却把我搞得彻夜未眠,眼睁睁思考到天亮。当我起身站在阳台上望着东边那一片曙光时,决心已下:搞文学评论! 
  我相信子皋的眼光。 
  我相信一夜思考的结果。 
  不久,我果然一炮打响,苦心经营的《丰硕成果──S市十年文学创作回顾》,在颇有影响的《文学自由谭》杂志发表了!我为此着实激动了好几个昼夜。为庆祝这次成功,我请“荒原狼”的“饿狼”们去豪江狗肉店饱餐了一顿。 
  ………… 
  S市,是一个美丽的山城。豪江象一条白练缠缠绵绵地绕城而过。我是喝豪江水长大的,我眷恋这一块土地,从未想过要离开她去远行。所以当我表叔突然来信说要调我去深圳工作时,我犹豫不决。表叔是合资企业的中方经理,急需找一个懂金融业务又精于文墨的人当助手。他很自然便想到了我:财经院校毕业,在S市金融部门工作多年,系S市作家协会、新闻学会和摄影协会会员。表叔说我是他的上佳人选。 
  文学社的哥们象走马灯似的来游说。用一大堆的理由来诱导我,什么“体现自我价值”呀、“施展才华抱负”呀等等。…… 
  几天后,我给表叔拍了电报:愿为特区建设添砖加瓦。 
  …… 
  春天,是迷人的日子,春天也是幸运的日子。子皋是在90年代的第一春调出版社当编辑的;如今是90年代的第二个春天,我也要走了,深圳那边已发来调令。当然,调动还是费了一番周折的。 
  那天上午,单位为我开了个茶话会,算是欢送我奔赴新的工作岗位。当晚,古仔又用他的“铁骑”把我驮到老地方──皇朝大酒店。梦佳已先行一步,在那里准备好了晚宴。古仔说,他要为我饯行,而且要比我单位更隆重。梦佳今晚还着意化了妆,穿戴讲究,艳丽性感,令人目眩。 
  “鑫哥,”古仔说,“今晚我叫梦佳多陪你。等阵子酒足饭饱之后,去跳跳舞,唱唱歌。我知道你的舞姿不怎么样,就叫梦佳收你为徒吧。谦虚点,时间不多,你今晚必须出师。否则,在深圳那个地方给S市人民丢丑,我脸上也不光彩嘛!” 
  梦佳抿嘴而笑。 
  我今晚出奇地有了好酒量,很豪爽地与古仔频频干杯。不过,菜老筋多,酒多话多,直到梦佳叫服务员撤去了桌上的残羹剩菜时,我和古仔的嘴皮子也一刻未闲过。我们谈“荒原狼”文学社的过去,侃我们之间的轶事、笑话,叹余方辛的苦命,骂朱蓝无男人的骨气。梦佳后来也插嘴揭露古仔那些鲜为人知的秘密。尽管笑话不绝,却也有点离愁别绪。我这一去,“荒原狼”文学社就不可能存在了。 
  后边的时间,完全是我和梦佳在舞池唱主角。不过,她实在是陪我受罪,因为我老是踩她的脚尖,还几次把她拌倒在地,惹得作壁上观的古仔快要笑绝了气。…… 
  “鑫哥。”拖着我旋转的梦佳突然对我说:“古仔向我求婚了。” 
  我却一点也不突然,因为我早看出古仔爱上梦佳了,求婚是迟早的事。 
  “你意下如何?”我问。 
  “我怕他逢场作戏,所以考虑了一段时间。我不是那类贪财的女子,我不得不慎重。直到今天,我才敢真正下定义,他是真心的。今晚……我想应承了他。”梦佳又羞又喜。 
  我一听,迫不及待要挣脱梦佳的手去向古仔报喜,可她却把我的手抓得更牢,嗔怪地说:“急什么?这一曲还未终呢!” 
  我只好伸出另一只手,向古仔打了个OK的手势。 
  这一晚,我们闹了个通霄。 
  这一晚,曲终人散。 
  这一晚,“荒原狼”文学社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这一晚,我们的故事结束了。 


上一篇文章:致王石大哥    下一篇文章:从《英雄的眼泪》谈起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